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授人以渔

千教万教,教人求真;千学万学,学做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无大学则无大国  

2011-05-24 18:41:35|  分类: 交流学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无大学则无大国

胡乐乐 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1年05月24日   02 版)

      据《财经》杂志2011年第11期封面文章报道,著名高等教育改革家刘道玉、杨福家、朱清时畅谈大学教育制度改革,指出大学独立对大学、社会和国家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意义。《财经》杂志在编者按中一语中的地指出,“不独立,则无大学;无大学,则无大国。再不痛下决心推进大学教育制度改革,积重沉疴很可能令改革成果难以为继,大国强国之路将自弃于半途。”

       毋庸讳言,与中国目前面临的所有重要领域关键改革的困难一样,体制是横在我国大学教育改革向前推进——建设现代大学制度——面前的一个重大制度性障碍。它严重困扰和制约了中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的迈进。目前我国实行的高等教育体制是承袭苏联的,带有严重的计划经济的色彩:教育部门大权在握,巨细无遗什么都管,部属高等学校更是直接受制于它的家长主义管辖。比如,前不久教育部公布的2011年具有普通高等学历教育招生资格的高等学校名单中,就没有豪言壮语地志在做我国高教改革领头羊的南方科技大学(筹),让高教界和舆论一片哗然、失望,甚至沮丧灰心。本来被各方寄予厚望的南方科技大学(筹),其中的重要一个方面就是去行政化,然而,近日却居然被深圳市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,从而引发社会各界对这所大学的改革前景的强烈质疑。

       早在90年前,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就发人深省地提出过《教育独立议》(1922年),呼吁政府采取切实的制度性措施,保障大学独立自治。虽然处于现代国家中的世界大学都无法超然于国家政治体制之外,但在各国宪法和国情允许的范围之内,大学往往都有能够积极作为的广阔空间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说,我国大学体制的改革是大有可能的原因之所在。

       大学独立,意味着两大方面:对外,大学独立于政府,不惟政府和官员的命是从;对内,大学自治,凡事学术第一,追求卓越。因此,若要实现真正的大学独立,就首先得有教育部放权和转变职能,接着才能有大学自主研制、公布自己的学校宪章并严格按之实施。对于前者而言,套用蔡先生的话说,教育部办理高等学校与中央政府者相关事务,以及其他全国教育统计与报告等事,并不得干涉各大学内部事务。对于后者而言,“大学的事务,都与大学教授作组织的教育委员会主持。大学校长,也由委员会举出。”

       目前,教育部仅直接管理大学的司就有三个——高等教育司、直属高校工作司、高校学生司,至于广泛涉及的其他司那就更多了——政策法规司、发展规划司、社会科学司、科学技术司、思想政治工作司、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等。九龙治水,水是否能治好,是值得商榷的。所以,我国当前的高等教育体制改革,应该先从大力改革行政部门开始。比如,将直接管理高等教育的三司整合,下放权力给各高等学校,释放高校自由自主改革与发展的活力。最终形成“政府的归政府的,大学的归大学的,大学的内部事务独立于政府”。

       这样的大学体制改革,显然是顶层设计式的。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》中第一次使用“顶层设计”这个新词。在其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又明确提出了加强改革顶层设计,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突破。中共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鹤指出,有了这个“顶层设计”之后,才能谈得上有相应的其他。当前,加强改革“顶层设计”被认为是现阶段中国解决错综复杂矛盾的重要路径。对于大学体制的改革而言,“顶层设计”同样重要。这意味着,迫切需要大学体制改革的主导者——大学教育体制改革的顶层(中央)精英,首先选定好大学体制改革的理念和方向,然后设计好大学体制改革的具体可行性路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